zhaooooo

不驰于空想,不鹜于虚声。

獒龙小短篇(2)——仍旧来自一个国梁哥哥的迷妹


(ooc!ooc!ooc!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

看文嘛,最重要的是开心,太认真就没有意思辣

有不足欢迎指出,会及时修改哒!


正文:

“还打算一直不理我么?”

张继科轻手轻脚的爬上床,伸出手环住这个自从单打决赛之后就一直躲着自己的人。

马龙听到来人的声音,紧紧的把眼睛闭上,翻了个身,用整个后背冲着张继科的脸,不管张继科怎么扒拉,马龙就是不肯转过身来。

两个人就这么闹了好半天,张继科见拗不过他,索性大手一挥,把马龙在空中扑腾的两只胳膊压下去,顺带把整个人固定在怀里。

“行,不想扭就别扭了,一会儿再折腾的摔下床去”

听见身后人略带戏虐的语气,马龙心里就不乐意了

“哼,这是小爷的床好吗!要下去也是你下去啊!”
“再说小爷可是世界第一!身手要是这么差的话还要不要在世界上混了啊混蛋!”
“你个第四一天跟小爷我嚣张什么啊!”

想到这里,马龙好不容易轻松了一点儿的心情一下就低沉了下去。

这个人,心情一定很不好吧,连自己有时候都会不经意开他这样的玩笑,那那些外人现在又会怎么看他呢?

马龙不看也能想象的到这几天新闻标题都是些什么。

“状态欠佳,张继科4:0完败马龙”
“张继科的时代是否已经终结”
“伤病缠身,东京赛场难见张继科身影”
“………………………”


张继科那么骄傲的人,到底要怎么去一个人消化这些指向性太明显的评论。

越想越不高兴,马龙重重的叹了口气。

张继科听见怀里人的叹息,知道他肯定又在想些有的没的。

这几天每次看到他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又放弃的样子,张继科就觉得又好笑又心疼。

这么些年,马龙因为心重受了多少不该遭的罪,张继科都知道。

他一直都想给他把这个臭毛病扳过来,可每次他一说到这个问题,马龙都会三言两语的敷衍过去,时间一长,张继科也没办法了,只好由着他去。


“实在改不过来就不改了,大不了自己以后就对他再好一点,再好一点,好到让他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帮他去打通所有可以排解压力的通道,自己累一点没关系,只要他不要悲伤就好”

这就是张继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可现在,张继科后悔了。
他真的不想看见自家队长明明长了一张汤圆脸,这几天都快皱成天津包子了。
哎,这是暴殄天物啊!!
张继科愤愤的想到。

大手缓缓的覆上马龙的眼睛,温热又有些干燥的掌心,很神奇的,让马龙刚刚 还在心烦意乱的心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张继科才开口:

“告诉我,为什么要自责”

“我……”

马龙张嘴,却发现说不出什么可以让人信服的理由。

其实马龙也知道,这场比赛,两个人都在拼尽全力的打,谁都没有保留,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矫情的要死。

可就是因为张继科在和自己拼全力,马龙才会心里觉得难受。

决赛场上,他不止一次的捕捉到了张继科一闪而过的忍痛的表情。可是当时自己一心想着大满贯,越打越兴奋,完全忘了要顾及张继科的伤 。

虽然马龙比谁都清楚赛场上没有人会给对手留情等等这种已经被说烂了的道理,可那毕竟是自己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啊啊啊啊啊…心烦啊心烦”


马龙用手蹂躏着自己的头发,张继科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人,无言的加大了双臂的力度,紧紧的把马龙固定在怀里,让他不再乱动。
佯装做生气的样子,故意压低了声音:

“别动”

听到张继科久违的低音炮,马龙感觉到这人有些不高兴了,就乖乖的把抓着头发的两只手都放到了床上。

“你的腰………还疼么?”

马龙转过身,看着张继科的眼睛,眼神里全都是藏不住的疼惜和爱意。

原来是心疼自己了啊。
张继科笑笑,心里十分满足,手一下一下的顺着马龙的脑袋。

“别担心,我没事儿”

“胡说,怎么可能没事儿,你当我没受过伤啊,你少蒙我了”

把手放在张继科的腰上,不敢用劲儿,只能轻轻的摸着。

“我真的没事儿,有你在我身边,什么我都不觉得疼。”

绕过受伤的腰,马龙温柔的回抱住身边的人,把头埋在那人的胸膛。

“等你好了,我们再比一场”

“好,再比一场。”

“所以,我的大满贯,现在我们可以出去吃刘导煮的面了么?
我真的好饿啊……再不去的话……一会儿大蟒估计把锅都能给舔干净了……”

张继科巴眨巴眨眼,一脸真诚的看着马龙,语气里满是期待。

怀里的人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头在张继科脸上吧唧就是一口。
“赏你的,走,我们吃饭去。

评论

热度(56)